《岳阳楼记》范仲淹不舍岳阳楼而写,用大字书写岳阳楼外的洞庭湖,写下移民景色对洞庭湖的不同而产生的各种感情,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 写于《岳阳楼记》年后,当时受到欧阳修、尹洙等人的批判。 本文体裁虽为《记》,但并非唐代亭台楼阁记以叙述为主、抒情讨论为辅的体式,而是吸收了骈文的体对偶句式特征,增强了讨论的抒情诗色。 然而,这种文体的突破,开创了宋代写意散文偏重讨论的风潮,最终成为后世公认的经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