萧红沉浸在对故乡和童年生活的无限思念和惊讶中。 家乡在万里关山之外,但精神洋溢其中。 同时,也融入了她对人性和社会的审视和思考。 萧红通过“我”——单纯幼稚的少女的眼睛,热情地倾倒着记忆已久的形象片段,为读者拍摄人类的景象。 孩子眼中的世界,没有摆设,自然朴素,却能直接进入人心,唤起深刻的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