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中一切意境的形成,都取决于诗人对画面人物心理的描摹和周围景色的衬托,这既是“有我有诗”的境界,也是“有诗有我”的真实写照。 在幽静的竹林中隐约流淌着生命的气息,表达出以声音营造更安静的外部环境为目的的心境; 并且,用这个解释“不认识人”的境界和诗美的境界。 诗中的“月光”不仅与“陌生”有呼应关系,更打破了主题——人世间的万物,都像这片暗夜竹林斑驳的魅影,只有天上的明月是我的伴侣,只有天上的明月知道我的心。